听香港各界人士展望2020:希望“风波”可以尽快彻底平息

bob体育电竞下载

听香港各界人士展望2020:希望“风波”可以尽快彻底平息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白云怡 崔天也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黄博宁】编者的话:“6个月前,恐怕谁也不会想到香港会变成今天这样!”这是最近《环球时报》记者在香港采访时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无论政治光谱是“蓝”还是“黄”,香港今天撕裂的样子都是绝大多数香港人不愿意看到的。临近年终,香港还未走出困境,特区政府在努力依法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并抓紧研究香港经济社会发展中一系列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明年的香港会怎样?接受采访的政、商、文、教、法等多位香港人士都认为,2020年香港的局势可能比今年更复杂,预期9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前,反对派还会借机给自己造势。与此同时,对美国等外部势力的介入仍要高度警惕。他们建言献策,希望“修例风波”能尽快彻底平息。

  暴力示威对香港伤害到底有多大

  从6月至今,《环球时报》不断派记者到香港实地采访,对社会暴力程度的急剧升级感触最深。六七月时,赴港记者几乎还可以不戴口罩穿梭在示威人群中,偶尔还会用普通话跟他们交谈。等到8月,记者在一线采访的风险陡增。蒙面黑衣的示威者找各种借口实施暴力,后来甚至出现只要有人说普通话就可能遭群殴的极端情况。

  回想起香港街头出现的暴力画面,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前主席、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暴力示威者人数多,年龄小。我记得10月有天晚上,有大批暴力示威者被捕,其中有很多中学生,甚至有元朗某中学13岁的女生。这让我感到震惊!”邓飞表示,动荡给香港教育行业带来极大干扰。从6月开始反对派就组织所谓的“罢课”,当时正赶上学期尾准备考试的阶段。等到7月开始放暑假,就出现一波又一波的暴力示威。他和香港教育界的一些人预感到,9月开学后,喜欢闹事的学生知道闹得越厉害就越不用上课,果然,此后卷入的学生更多,暴力程度也逐渐升级。邓飞说:“我入行20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混乱的开学季。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非常忧虑。”

  对暴力破坏活动,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会联合会会长吴秋北深恶痛绝,他表示:“这种通过破坏社会秩序来达到政治目的的做法,我非常鄙视。国家发展粤港澳大湾区,我们应积极参与其中,把握机遇,而香港一些人却用半年的时间去搞内乱,白白浪费这半年的时间,很令人痛心!对我们来说,这真的是一种煎熬。”

  香港经济学会顾问刘佩琼表示,对香港来说,2019年是艰难的一年。持续至今的暴力活动破坏了香港的公交、地铁系统,更对零售、酒店、旅游等行业造成巨大打击。香港市内的几大购物中心,如旺角、铜锣湾、沙田的商铺都受到冲击。如果无法及时恢复法治环境,相关行业短期内就难以有效恢复,这对投资者的信心以及来年经济情况都会有持续影响。就个人而言,刘佩琼说,半年来,她周末出门时会很谨慎,示威比较激烈的时候会避免出门,因此个人活动的空间减小了。

  21日,在主题为“世界之困中国之治”的2020年环球时报年会上,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法治精神,不只是要讲的,更是要做的。”他提出,香港政府应该立即做的有两点:一是要严格执法,加强执法力度;二是要提高对案件的处理速度。何君尧解释说,暴力现象的频繁发生,是由于一些香港年轻人认为犯法是没有成本的,可以为所欲为。对暴徒嘴里说香港是法治社会,但转过脸来就要求释放罪犯的行为,他表示:“喊着要法治,转过来就要求放人,将人治置于法治之上,变脸(节目)都没有你们快!”

  香港与内地法律专业联合会副会长、执业律师刘洋表示,“修例风波”以来,最难过的一幕莫过于12月8日暴徒向香港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投掷汽油弹。作为在港打拼10年的法律人,他认为,诉诸暴力完全是与法治等香港的“核心价值”背道而驰。在此过程中,香港法律界的姑息、纵容甚至是变相鼓励着实令人悲哀。他呼吁香港法律界人士“是其是、非其非”,捍卫法治,谴责暴力。刘洋表示,国际航运和贸易法律仲裁是他的主要业务,香港不稳定的政治经济状况局面,影响香港在客户心中的排位,最终可能导致其不选择香港作为仲裁地点,这也影响到了内地企业。例如,有个内地客户本来要来香港谈业务,但后来觉得香港有隐患,就把会面地点改在深圳,因为觉得一河之隔的深圳更安全。

  乱局使得很多深层次矛盾浮出水面

  比利时籍出版业编辑魏鸿渐(Roger Decavele)已在香港居住近30年,自“修例风波”以来,他一直都在“躲示威”。11月中旬有一天,因抗议者阻挠港铁服务,害得他无法到公司上班,他最喜欢的一家烘烤店也因被打砸而暂停营业。但魏鸿渐也表示,“除此之外,生活基本上正常”。从一个外籍人士的角度看,魏鸿渐认为,“修例风波”后香港“非黄即蓝”,双方都难与对方沟通,容纳异见的空间变小。他希望,如果想真正解决问题,香港各界就必须要真诚沟通。他对香港大地产商也很有看法,认为港府不能再纵容他们,而是必须尽快建更多公寓,让更多市民能买得起房子。

  一位认为自己是“中间派”的香港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半年他就“好像钟摆一样”,一会儿心中被示威者口中的“理想”打动,一会儿又厌烦他们的暴力行为;今天认为特区政府未能解决那么多香港社会的问题,“差劲得很”,明天又觉得政府得采取措施维持秩序、应对乱局……和他一样,很多香港家庭也陷入撕裂,子女和父母反目,妻子与丈夫争吵。如果说香港社会今天还有一些共识,那结束仇恨和撕裂应该可以算作其一。

  对香港未来有信心也是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多位香港人士的共识。刘洋表示,“一国两制”本来就包含制度张力,香港目前的情况确实令人担忧,但并不可怕。相反,这件事可以让社会各界更清醒地认识到香港存在的问题,将其从政治、经济、民生等各个层面抽丝剥茧,才可能实现“一国两制”在香港的行稳致远。邓飞认为,香港最近一段时间的社会状况有所好转,首先是因为在处理香港理工大学的事件上,香港警方重挫了“勇武派”的嚣张气焰,对他们心理上是一种威慑。此外,警方近期还捣毁反对派的军火库和涉嫌洗钱的平台“星火同盟”、抓住持枪的“勇武”分子,执法高效也让反对派感到害怕。他还强调,教育机构也做了一些“该做的事”,该告的告,该纪律处分的纪律处分,这样大胆的举措是很好的“苗头”,应继续下去。

  “我今年看到最惊心动魄的一幕是香港无知少年践踏、侮辱、烧毁我们神圣的五星红旗,这令我心中淌血!”谈到因修例引发的非法游行聚集和暴力活动,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副会长及其属会香港抗战历史研究会会长吴军捷真的是痛心疾首。当看到非法集会中甚至出现日本军旗时,他更是怒火中烧。吴军捷说:“我家许多代人世居香港,父亲参加过抗日游击队,浴血抗击过侵略者。我一直认为,认识和坚守香港与祖国的血脉联系,才是香港的立命所在和发展方向。反之,则必然出现社会的动荡和不可预测的将来。”

  吴秋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香港乱局凸显出很多之前我们没有去处理的深层次矛盾,还有司法系统、政府公务员里的管理教育问题,以及资本高度垄断导致的社会问题。”他还强调,我们需要进行改革,“一国两制”要践行下去必须要解决这些问题。吴秋北说,香港民众需要觉醒,相关政府团队的重组也要跟进,政府面对风险的应对能力也亟须提高。

  在刘佩琼看来,暴力活动对香港的破坏目前限于基础行业,金融市场尚未受太大影响。各大国际机构也没有因为动荡调低对香港的评级,阿里巴巴近期在香港的上市说明,香港对于内地企业走国际路线仍是不错的平台。她表示:“香港的问题是长期的矛盾爆发而来,很难归结于某件事情或者某一个人。一些香港年轻人的行动反映了教育的偏差。他们视野有局限,缺少对世界的认知。同时,也有本地和国际因素的综合作用,矫正起来可能要花很多功夫和时间。”

  “我们的队伍没有散,我们的信念也有没丧失”

  邓飞直言,明年“唱武戏”应会暂时告一段落,因为区议会选举反对派已掌握压倒性议席,其支持者都期望这些当选的区议员能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出来,“当然,这些事是政治性的,而非经济民生”。邓飞认为,“唱文戏”并不等于局势就会一下子好转,因为有了区议会这种平台,反对派就可能去做出一些更强硬的逼迫特区政府的举动,如搞所谓的“18区联合区议会”,试图把它变成一个超级大的“民意机构”,而这种“联席平台”更容易获得西方国家的“同情和认同”,因为这比几个反对派政客或普通人出去做所谓的“听证工作”更容易“被接受”。他担心,在这种情况下,外力会更多介入香港问题。邓飞说:“反对派的那些所谓的‘军师’都已赤裸裸地在炒作这个思路了。”

  吴秋北也认为反对派可能会“唱文戏”,他表示:“我相信香港大部分民众会厌倦暴力,会失去耐心,所以我们看到反对派很狡猾,他们改变方式,现在不再天天去搞破坏,而是偶尔去搞一下。”他希望区议会应关注民生,关注社区发展,多做社会建设议题,如果反对派将其变成一个政治表态的舞台,对香港民生的影响将会很大。吴秋北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香港乱局持续跟美国有很大关系,美国把香港当成一个棋子,来压制中国发展,“美国不收手,香港就不会有安宁”。他还提到2020年9月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并表示:“明年整个社会的政治化程度可能还会很高,尽管有风浪,但我们也不是没经过这种风浪。今年那么难的局面我们都挺过来了,我们的队伍没有散,我们的信念也没有丧失。”

  香港观塘区区议员、城市智库召集人洪锦铉表示,香港旅游、零售和服务业今年受到重创,其服务社区的不少基层市民也失业、放无薪假或停薪留职。区议会选举结束以来,虽然市面上秩序大体得到恢复,但旅游业在圣诞假期未见明显起色,这些行业2020年恐怕还要受到一些影响。洪锦铉说,香港养老制度不完善,很多人“手停口停”,明年港府收到的经济援助案件数量估计会有所增加。另外,社区内也有更多家长考虑送孩子去内地上学,或在内地置业,以防子女因为支持政府遭到校园霸凌。移民国外的人数也会有相应增长。

  吴军捷希望自己创立的香港抗战历史研究会能得到特区政府的实质支持,以香港抗日战争这个绝好的本土教材,教育香港青少年认识历史,认识香港和内地命运与共。他表示:“我屡发预警:社会将有大事,千万不要‘曲突徙薪无恩泽,焦头烂额为上客’。要真正从根本上培育香港青少年一代的国家民族意识,让‘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我希望特区政府下决心,深耕细植,从历史教育做起,用一二十年培育出真正代表香港未来的新主人翁,这也许是这次香港乱局带给我们的最大启示。”

  对于2020年,刘洋表示,香港的问题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止暴制乱只是治标,治本必须直面深层次矛盾。他希望2020年风波可以彻底平息,立法会选举可以平稳进行,从而让特区政府有更多精力处理经济和民生问题。

【编辑:朱延静】